东京奥运会攀岩项目首次入奥:全国岩馆约400家年 参与人次达百万

原标题:东京奥运会攀岩项目首次入奥,巴黎“扩军”中国作用不小 全国岩馆约400家年参与人次达百万

2021年8月3日至6日,东京奥运会攀岩比赛将在能容纳8400名观众的东京都江东区青海城市运动公园进行,这是攀岩首次进入奥运会,“届时会场将成为2020东京奥运会为吸引全世界年轻人目光所做努力的象征”。

2024年巴黎奥运会,攀岩依旧是正式比赛项目,且金牌数从东京奥运会的2枚增至4枚。目前,攀岩运动已进入全运会、亚运会和奥运会赛事体系。作为一项从登山派生出来的运动项目,集竞技、健身、观赏、挑战于一体的攀岩迎来了快速发展期。

缘起

1987年成中国攀岩元年

攀爬是人类最基本的运动能力,攀岩运动被誉为“岩壁芭蕾”,是从现代登山派生出来的项目,是人类挑战自身极限的一项运动,比赛形式分为速度攀岩、难度攀岩和攀石比赛。

1948年,苏联举办首届攀岩锦标赛,这是世界上第一次攀岩比赛。1985年,法国人弗朗西斯·沙威格尼发明了可自由装卸的仿自然人造岩壁,实现了把自然界中的岩壁搬到城市(室内)的设想,极大推动了攀岩运动的发展。

1987年7月,中国登山协会派出李致新、王勇峰等5名队员和3名教练前往日本长野系统学习攀岩,正式将攀岩运动引入中国。同年10月,首届攀岩邀请赛在北京怀柔大水峪水库自然岩壁进行,这是攀岩运动首次正式向公众亮相。1987年被视为中国攀岩运动元年。

中国登山协会攀岩部部长厉国伟称,攀岩运动虽然1987年进入中国,但受诸多因素影响,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发展缓慢,“基本都是在自然状态下生长,整体水平比较低。”

中国攀岩早期代表人物谢卫成称,上世纪90年代全国玩攀岩的不过二十多人,多集中在北京、广州,以及中国地质大学等高校,“当时真没想到攀岩运动会发展这么快,后来还进了全运会、奥运会。”

1993年,攀岩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正式体育项目。同年,首届全国攀岩锦标赛在长春进行,攀岩运动自此进入一个正规发展阶段。

从1993年首次承办攀岩亚锦赛开始,中国已成为举办攀岩比赛最多的国家之一。2018年,在中国境内进行的国际国内攀岩赛事约20场,2019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25场。“我们原计划2020年在国内举行超过30场的攀岩比赛,但疫情把计划打乱了。”厉国伟说。

奥运

成立联合会到入奥仅10年

2016年8月,攀岩成为东京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。在中国攀岩队副领队赵雷看来,攀岩是一项克服重力向上的运动,非常符合奥林匹克“更高、更快、更强”的精神。在奥运会比赛中还没有攀爬类运动项目,也没有在垂直面上竞技的项目,攀岩的加入使得奥运会更加完整。

作为一个年轻项目,攀岩入奥的节奏很快。2007年前,攀岩还只是国际登山联合会(UIAA)下属的一个专业委员会。2007年,意大利人、现任国际攀岩联合会(IFSC)主席马尔科·斯科拉里斯联合中国、德国、法国、美国等几个主要发起国,在德国法兰克福成立了该组织。

“2007年成立国际攀岩联合会,2016年攀岩确定进入奥运会,用了不到10年。”厉国伟称,攀岩运动这些年来发展迅速,作为国际攀联四大金牌会员国的中国在里面起到了很大作用。

2020年12月,攀岩再次成为巴黎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,且金牌数从2枚增至4枚,参赛人数也从40人增至68人。东京奥运会攀岩比赛仅设男女全能项目(速度赛、难度赛和攀石赛),巴黎奥运会则把速度攀岩单列出来成为一个小项。厉国伟称,在奥运会“瘦身”的大背景下,攀岩运动还在扩军,足以证明这个项目有很好的发展前景。

“巴黎奥运会把速度攀岩单列出来,中国方面起了不小作用。我们说了很多话,发出了很多声音。”厉国伟分析,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,到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时,3个单项应该都可以单列出来,金牌数有望增至6枚,这也是所有攀岩人共同努力的方向,“攀岩深受广大年轻人喜欢,能够两次进入奥运会,给我们描绘了一个美好的发展前景。”

联赛

全力打造“攀岩界的NBA”

2016年攀岩入奥后,尽管还只是一个临时增加的项目,但马上就被纳入整个体育发展体系。2017年和2018年,攀岩又先后成为全运会、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,攀岩运动迎来快速发展期,中国攀岩联赛应运而生。

“当年推出中国攀岩联赛,最根本的出发点有3个,第一是快速提高竞技成绩,备战东京奥运会;第二,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,希望通过联赛推动攀岩的市场化和社会化;第三则是希望通过联赛实现中国速度攀岩的重新崛起。”厉国伟称,中国速度攀岩在2007年到2012年间代表世界最高水平,钟齐鑫更是4夺世锦赛速度赛冠军。但这之后,梯队建设没跟上,中国速度攀岩整体实力有所下滑。

2018年6月,首届中国攀岩联赛开启,第1年共有5站比赛,2019年增至7站。“2020年我们计划安排9站比赛,但因为疫情原因只办了3站。”厉国伟说,全国锦标赛、全国青年锦标赛等传统赛事去年相继因疫情取消,但新生的中国攀岩联赛没停,就是希望把联赛的品牌和影响力延续下来。

尽管去年经历了一个缩水赛季,但厉国伟认为,中国攀岩联赛最初提出的3个目标基本都实现了。去年联赛中,男子项目的钟齐鑫(5.346秒),女子项目的邓丽娟(6.745秒)、牛笛(6.911秒)在速度赛中斩获超世界纪录的成绩。

放眼世界,攀岩强国不少,但唯一能开展攀岩联赛的只有中国。在中国登山协会的规划中,中国攀岩联赛未来要打造成“攀岩界的NBA”,吸引国际高水平运动员都来参赛。厉国伟介绍,攀岩联赛从第2年起就把香港地区运动员纳入进来,“2020年原计划联赛针对亚洲顶尖选手开放,但因疫情原因只能暂缓。”

岩馆

经营者下本每周换新线

攀岩入奥,中国攀岩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。用中国登山协会主席李致新的话来说,“我们要抓住这个时机,就像不能错过登山的窗口期一样。”

岩龄超过10年的魏俊杰抓住了这个机会。攀岩入奥第2年,魏俊杰在北京大望路成立岩时攀岩。开岩馆3年多,魏俊杰见证了中国攀岩人口的快速增长。“这3年,攀岩人口每年的增长率在25%-30%。”魏俊杰称,这个数字不是体验者,而是实打实的攀岩爱好者。

这样的增长速度,魏俊杰乐观估计还将持续8到10年,“攀岩是东京和巴黎奥运会的正式项目,而且金牌从2枚增加到了4枚。到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,攀岩可是美国的强项,不太可能被取消。另外,奥运会现在的一个特点是年轻化,要拥抱年轻人嘛。”

接受采访时,魏俊杰正在岩馆跟定线员一起定线,岩壁的线路每周都要更新。“以前更换频率没这么高,现在岩馆开得多,必须这么做才赶得上潮流。我们现在不停买支点,不停换线路,只有这样才能吸引岩友来爬。”魏俊杰之前会定期邀请奥运会级别的定线员来馆里设计线路,但疫情迫使他们现在要着力培养本土定线员。

魏俊杰说,这样做一方面是竞争的需要,一方面也是对攀岩理解的需要,他们的终极目标是希望在专业层面引领攀岩发展,“我们可能是营收最高的岩馆,但同时也是花钱最多的岩馆,我们希望在专业上做到更好。”

形势利好,魏俊杰岩馆扩张的脚步也在加速。今年1月,岩时管庄店开业,规模更大的西三旗店则将在今年夏天开业。1996年,国内第一家商业性岩馆“北京七大古都攀岩馆”成立,如今北京的岩馆数量已接近20家。据中国登山协会数据,截至2020年底全国经营性岩馆(岩场)约400家,增速明显。

青训

1800人注册 200家俱乐部

十几米的岩壁一步步爬上去,放开双手轻盈地从顶点缓缓降下来,12岁的张则成说“有一种飞翔的感觉”。3年前刚开始练攀岩时,张则成看着高高的岩壁有点怕,现在他已完全享受其中。

刚刚过去的这个寒假,张则成一周有6天要赶到问山攀岩馆训练。去年6月,中攀青少年俱乐部成立,张则成成为其中一员。

“很多家长还是不太了解攀岩这个项目,老觉得危险。其实攀岩比跑步还安全。”中攀青少年俱乐部主教练曹立波称,攀岩是一个小众项目,但随着攀岩入奥,加上潘愚非、宋懿龄相继拿到东京奥运会资格,很多家长对攀岩有了更多了解,“攀岩运动对青少年来说非常好,除了能锻炼到小肌肉群,对孩子们战胜自我、提高意志力也有非常大的帮助。”

跟其他俱乐部的定位不同,中攀青少年俱乐部更多是扎根青训,培养专业人才。从去年6月成立至今,中攀青少年俱乐部仅用半年多就完成了梯队建设,30多人的队伍涵盖了6岁到14岁的各个年龄段。

随着攀岩入奥,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了解攀岩运动,攀岩馆里像张则成这样的青少年也越来越多。2014年,中国登山协会制定“攀岩进校园”计划,目前已有超过200所学校开展攀岩运动,攀岩特色学校数量也达到72家。

据中国登山协会数据,截至2020年底,登记注册的适龄青少年攀岩运动员约1800人,青少年攀岩俱乐部约200家。2019年二青会,51支队伍中有25家社会俱乐部。厉国伟称,这充分反映了攀岩这种小众运动的社会基础正在迅速扩大。

中国登山协会经营开发部主任丁祥华认为,攀岩运动在中国的发展已进入快车道,“我们已经打好了青少年攀岩的基础,做好了顶层设计,形成了中国攀岩发展体系和快速发展势头。再加上中国丰富的自然岩壁资源,国家经济的快速发展,未来中国攀岩在竞技方面、产业方面一定会引领世界。”

行业

竞技和群众攀岩入快车道

谈及未来中国攀岩运动发展,厉国伟称将从竞技攀岩、群众攀岩、攀岩产业和攀岩文化4个方面入手,“这4个方面会互相带动,彼此促进,协同发展。”

2016年确定进入奥运会后,攀岩运动进入一个快速、爆发式的发展通道。“之前我们就是自然生长,只能通过搞一些赛事活动,筹集点经费,派队员们出国比赛。”厉国伟指出,攀岩进入奥运会、亚运会、全运会体系后,无论是国家政策还是经费支持力度越来越大,越来越规范。

过去几年,中国登山协会与11个省区市合作共建了国家攀岩集训队,注册运动员人数超过300人。如今,这11支国训队已成为中国竞技攀岩的中坚力量,在整个竞技攀岩中有着承上启下的作用,对上可将高水平运动员输送到国家队,对下可从庞大的攀岩爱好者中广泛选材。

竞技攀岩的进步也带动了群众攀岩的快速发展。据中国登山协会统计,截至2020年底,全国自然攀岩、攀爬线路总数超过8000条,攀岩注册俱乐部300家,群众攀岩赛事活动累计达1500场。此外,中国每年参与攀岩运动的人次达百万,覆盖人群范围逐渐扩大并趋于年轻化,定期参与攀岩运动(含自然岩壁)的人口约为30万人。

“最初练习攀岩时,许多人都不知道这是一项什么运动。现在每次回到广州,发现岩馆里的岩友越来越多。”即将代表中国队参加东京奥运会的潘愚非称,攀岩现在有了很大一个飞跃,“以前比赛时基本上都没什么观众来看,现在观众越来越多了。”

不过厉国伟也直言,攀岩在中国还处在初级阶段,“很多人一听攀岩,就说这个运动我玩不了。其实攀岩不是遥不可及,每个人都可以参与。”厉国伟称,攀岩除了传递时尚的理念,更传递着积极向上的价值,非常适合群众参与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cjjdn.com/99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